banner
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ofo最近深陷欠款、诉讼、纠纷

发布时间:2018/09/29 点击量:
  记者近日通过多方调查采访以及翻阅上市公司公告发现,ofo的“朋友圈”不仅涉及诸多知名物流企业,还囊括了多家上市公司。
 
  只是时移世易,昔日谈笑甚欢的合作关系,在当下也出现了各种表情:有的“朋友”扬长而去,有的“朋友”诉诸公堂。当然,ofo也在努力结交新“朋友”。
 
  德邦股份起诉东峡大通一案,开庭审理的时间本定在9月27日。但当记者赶赴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后,却被法院内部工作人员告知,早在十多天前,德邦股份就已经选择了撤诉,法院不再审理此案。
 
  随后,每日经济新闻(微信号:nbdnews)记者就德邦撤诉致电德邦物流法律事务部,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“这个案子在北京那边已经调解掉了。”
 
  不过,这名工作人员随即又说道:“目前我们已经终止了与ofo的合作。”
 
  据德邦股份今年1月3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,德邦股份与东峡大通的合作始于2017年,德邦股份方面向东峡大通提供快运、仓储、快递服务。至少在2017年1~9月,东峡大通是德邦股份最大的客户,销售金额达1.33亿元。此次德邦物流与东峡大通的诉讼主要为合同纠纷,但是对于涉及拖欠的金额,德邦物流方面则闭口不言。
 
  ofo的朋友圈中,起诉、停止合作这种动态消息,还出现在杭州云造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云造科技)身上。
 
  云造科技先后两次因合同买卖纠纷起诉东峡大通。2018年1月撤诉后,2018年7月再次起诉东峡大通告上法庭。9月27日,记者致电云造科技,该公司工作人员透露,在一个多月前,公司已经把ofo拖欠的合同款项要回来了,但目前暂时没有和ofo再进行合作。
 
  另据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,淄博一家物流公司因与东峡大通存在运输合同纠纷,于2018年6月向法院提请财产保全,冻结东峡大通73万元银行存款。9月28日,记者向该公司了解到,该司与东峡大通的运输合同纠纷已经沟通解决了,此前尚未审理的诉讼也已经向法院申请撤诉了。
 
  拖欠物流费用影响日常运维
 
  与东峡大通有合同纠纷的物流企业,并不止德邦股份。
 
  更为知名的,是此前百世物流科技(中国)有限公司(下简称百世物流)因合同纠纷起诉东峡大通。该案已于13日上午9点开庭审理,据央广网报道,被告方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当日未到庭参加诉讼。另据媒体报道,原告方百世物流要求ofo方面支付310余万元运输服务费用。原告方代理律师表示,根据合同,这项费用包括的是2017年8月至11月期间干线的运输服务费用。
 
  一位不愿具名的前ofo员工称,如今在ofo成本支出中,物流运输费用占了很大一部分。
 
  对共享单车的调度、停放、维护管理如今都有要求,而因此每日产生的物流调度费用在ofo的成本支出中不可小觑。该员工透露,调度费用与使用调度车频次有关,调度车价格根据城市不同也会有所浮动。一个中部地区省会城市,2017年一个月的调度费最多的时候达到100万元,而2018年以来,为了控制成本,该城市开始减少调度车使用频次,最少的时候调度费不过十几万元。
 
  拖欠物流公司的合同款,也给ofo日常运维带来了影响。据该员工透露,他所处的中部省会城市一度各城区的调度跟不上清淤需求,导致很多地方出现了共享单车淤积点;而一旦出现多个淤积点,则很可能被城市管理部门扣车。